曾經有朋友跟我說過:
「喜歡濁水溪公社的人很寂寞,沒聽過的人一聽到他們的歌的反應很兩極化,不是愛上濁水溪,就是對濁水溪討厭至極,至今我還不敢推薦給我的朋友。」


有點心有戚戚,大概也是認同吧。




===
如果音樂可以是很單純的創作,沒有顏色、沒有世俗,
這會是很棒的一個喜好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non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